现代中国汉字发音的起源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18-08-23 20:11 阅读:1930

当我们在水边散步的时候,看到水底下黑黝黝的水草在随水流飘动,我们可能会产生这样的遐想:水草原本生长在水边岸上,后来被水淹没,慢慢适应了水中的环境,最后变成水中之草……

大地上草木繁多,生长丰茂,相比之下水草显得单调多了,因此产生这种水草起源的想法是很自然的,但研究生命起源的学者告诉我们,水草的历史比我们想象的悠久得多,地球上的生命包括草木都是在水中产生出来,陆地上的草木原本都是水草,它们渐渐向陆地蔓延,逐步适应了陆地上无水的生存环境,终于演化出今天我们看到的千姿百态的植物世界。

由此可见人们原来的观念可能是一种错觉!

关于现代汉字发音起源,情况正是如此,我们已经被假象迷惑了数千年!

考察东方民族文字的发展史,我们看到历史上阿尔泰游牧民族建立的国家,如辽、西夏、金,此外还有朝鲜、日本,他们的文字都是借用汉字偏旁部首创造出来,他们原本没有文字,汉字被他们借用并改造,适应了他们的语言环境,形成了他们自己的民族文字。为此我们的观念早已固化,再也不会去作相反的推想。

汉字发音起源于阿尔泰语,这会是真的吗?

汉字发音的确起源于阿尔泰语。对此笔者将从诸多方面加以论证,特别是通过对汉字作“DNA基因分析”,有助于描述出真实的华夏文明发展史,有助于揭开华夏文明起源的奥秘。

首先应该对语言中的基本词汇作一些分析考察:

水 古代突厥语读作“苏乌”suw(西文字母转写)

土 古代突厥语读作“拓”tu

木 古代突厥语读作“莫”mo

石 古代突厥语读作“它斯”tas

儿 古代突厥语读作“乌鲁儿”orul

心 古代突厥语读作“身”siin

从读音上我们很容易发现,古代突厥语发音与现代汉语十分相似。这种相似性是怎么来的呢?有人会说:这是语言的借用现象啊,借用现象在世界上各种语言之间广泛存在,有什么可奇怪的呢。那么,是谁借用了谁呢?

应知这样一些基本词汇,在人类出现之初就已经存在于各种语言之中了,那是一些最基本的概念,在人类开始说话时就形成了,那是人类认知世界的最初成果。可以推定说阿尔泰语的游牧民族早就有自己的读音,说单音节语言的汉民族先民也早就有自己的读音,而且两个读音不会相同或相似,因为两种语言不存在亲缘关系,在人类出现之初他们就分开独自发展,他们的语言应不会出现“撞车”现象。两者之间必定有一个是借用者,借用者把自己原有的读音遗失了。

结论明白无误:是汉语借用了古代突厥语,并把自己的原有的读音遗失了。

为什么这样推定?因为古代阿尔泰语游牧民族都没有自己的文字,由于没有文字,他们远古祖先遗留下来的读音就会代代相传,不会遗失,而汉民族由于早有文字,原来固有的读法就可能被文字读音取代。换言之,历史上汉民族面临过这种被取代的风险,而阿尔泰游牧民族由于没有文字,没有面临过这种风险,采用排除法可以推定汉语上述读音是借来的,这样的推定具有逻辑的必然性。

请注意下面一段文字:

汉民族奴隶出身的历史已经注定汉民族不可能是现代汉字读音最早的创造者,汉民族虽然发明了最早的象形文字,但因为阿尔泰语游牧民族没有自己最早的文字,而是借用汉字或部首。又因为在一段时间内他们是统治汉族的上层,需要文字的是作为统治者的阿尔泰语游牧民族,后来的汉字发音必然是多音节的阿尔泰语读音,或者说是极大的影响了汉字发音。

汉字本义分析:

所谓汉字的基因分析就是汉字的本义分析,我们可以通过考察汉字的本义来指认它最初表达的是哪一种语言,例如:

载 蒙古语读作“支意儿”ziil“一年”的意思,甲骨文和金文载的本义也是“年”。汉语中这个“年”的意思早已经淡出,变成“载重”的意思了,但直到今天蒙古语这个读音仍然是这个汉字的古义。

树 蒙古语读作“尚树”,专指对高大,高龄树木的祭祀仪式。草原民族祭拜树木的习俗至今延续,他们常常在那里“尚树”。而这正是汉字“树”的本义:

“树”这个会意字的本来含义,就是指一种祭祀仪式,“木”前面摆放一“豆”(一种祭祀器皿),上面盛有献祭物品,“寸”是手,用手拿着祭品在作祭拜之礼。甲骨文中这个“树”不是树木,树木另有一字“木”,对此古人不会混淆。现代汉语后来把“树”的本义完全剔除了。由此可见甲骨文“树”最初表达的是蒙古语“尚树”,后来两个音节缩成一个,多音节词汇单音节化了。

胙 古汉语中是“肉”的意思,蒙古语“札儿”也是肉的意思。如“不兀勒(脖)札儿(肉)”,动物脖子上的肉。蒙古人习俗要在婚礼上让新婚夫妇一起吃这种肉,祝福他们变成“一个脖子”,同心协力操持家业。汉语中这个“胙”字早就弃之不用,成了死字,“胙”这个汉字本来表达的是蒙古语的缘故。

盔 满洲语读作“苦哈”cooha,“兵”,“军队”的意思。甲骨文中“盔”也是这个意思,“苦哈”快读即成kui音。“盔”字刚造出时,应是多音节读音“苦哈”。

曰 古代汉语常用字,但汉语口语完全不用,本是古代突厥语口语,读作“阿语儿”ayr,“话语”的意思。对应起来分析就可以推定这个象形字最初表达的是古代突厥语而不是汉语,汉字读音由突厥语单音节化而来

坐 象形字,本义是台上有二人,他们不是一般的人,而是高高在上的尊者。

从象形字“坐”可以看出,这个汉字本义不是一般的行为动作,而是指一种等级地位。我们可以在古代突厥语中找到这个本义,古代突厥语读作“乌乍”uza。《阙特勤碑》有这样的句子:kisi orlinda uza“众人之上(坐)有我的祖先。”坐是“在……之上”的意思。象形字“坐”的基因密码就这样显示出来:说古代突厥语的人创造了这个字,本义是“尊者”,后来汉语把它转而用作一般的行为动词,本义已被抛弃。

拖雷和他的可敦在帐篷中

上面是一幅十三世纪蒙古汗王的画像,汗王在帐蓬中,帐蓬里有床一样的台子,汗王和他的可敦盘腿坐在高台上,这就是汉字“坐”的本来含义,也是《阙特勤碑》这句话的含义。

歹 古代突厥语读作“阿达”ada,“危险”的意思。用“歹”表示“危险”是古文的特色,并没有在汉语中稳定遗传下来,却在现代突厥语中稳定遗传着,危险仍然读作“阿歹”,可见“歹”这个汉字原来表达的是突厥语。

纛 古代汉语中指战旗。这个字在现代汉语中早已淡出,但蒙古语至今是常用口语,读作“秃黑”。祭成吉思汗“秃黑”的习俗在蒙古族中已经延续八百年了。这个形声回意字造出来的时候必定读作“秃黑”二个音节,但说单音节语言的汉民族继承后改造成了单音节,方法很简单,只要快读便缩成一个音节了。

赭 指深红色,古突厥语深红色读作“赤自儿”qizil,正是“赤”和“者”联合,汉语缩音成了单音节zhě,意思不变。显然造字的时候所依据的语言是古突厥语。

狐 汉语读作hú。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形声字,“瓜”是其声傍。因此远古时候可能读作“瓜”(gua),对此笔者在古突厥语中得到了印证,《阙特勤碑》“狐”果然读作tilku“脱儿姑”,快读即成“瓜”音,狐字显然是按照突厥语发音创造出来的。

圭 这是一个几乎已经死亡的汉字,一个象形字,美玉的意思,但今天蒙古语继续使用着这个本义,他们读作“高娃”,用来指称象美玉一样纯洁可爱的人(例如“斯琴·高娃”),“高娃”快读即成gui,“高娃”就是“圭”原始读音。

阿尔泰语词汇中有少量单音节的,但绝大多数是多音节,古代汉语把这些读音全部继承下来,并使多音节单音节化,以适应单音节汉语的发音习惯。方法很简单,可以无师自通,快读即可缩成单音节。

有些字原来有三个以上音节,但音节有轻重,其中只有一个重音,轻音可以被人为遗失,于是都成了单音节。

为了比较全面地描述这种变化,应例举更多的汉字样本以供比照:

伯 古突厥语读作“伯革”beg,指称王公贵族或者部族首领。满语读作“贝勒”,蒙古语读作“别乞”,都与汉字“伯”的读音近似,这应就是“伯”读音的来源。“伯”是《周礼》中诸侯王的最高级别,也显示《周礼》是按照阿尔泰游牧民族的传统习俗制订出来。

陈 蒙古语“旧的”读作“呼陈”huuchin,而这正是汉字“陈”的本义,古代汉语中“旧”都写作“陈”,现代汉语已经把这个本义抛弃不用了,但蒙古语依旧保持其本义,这说明“陈”字最初表达的是蒙古语。

妾 满洲语读作“福晋”,“妾”这个会意字(站立伺候的女子)造出来时应读作“福晋”两个音节,快读即缩音成qie这样一个音节了。

赤 “黄色”蒙古语读作“失刺”,古代汉语“赤(蚩)”也是黄色而不是红色。蒙古语“失刺斡儿朵”意思是大汗的帐蓬。“赤”最早的读音是“失刺”两个音节的。

阜 “城镇”蒙古语读作“八里”,而这正是“阜”的本义。马可波罗记载了“汗八里”(大汗之城,即北京)的繁华。现代汉语已经舍弃其本义,这个汉字也快变成死字了。阜的读音由“八里”而来。

鬼 蒙古语读作“翁贡”,缩音后即成今天汉语“鬼”的读音。《史记》记载,楚人读作“鬼”越人读作“几”。今天的吴越方言仍然读作ju,可能是汉语自己固有的发音。

厅 听(廳),会意字,在甲骨文中由表示发声的“口”和受声的“耳”组成,加上一个表示帐篷或屋子的“广”(厂),表示断事官办公的场所,表示一个民事官职。

我们确可以在《辽史·国语解》中找到这个汉字的原始读音:“惕隐”。辽代官制,此官为部族或方国之中民政事务长官。而甲骨文“厅”表达的正是这样一个官职。

大规模政府的出现是推动文字产生的主要力量,因此表示帝王和长官的汉字总是被最早创造出来的,厅(听)就是这样一个汉字,笔者以为其最早的读音应是“惕隐”两个音节,今天的读音就是从“惕隐”单音节化而来快读即成。

《金史·金本纪》记载,金祖先臣属于辽帝,“辽以惕隐官之”,就是说他们在辽代曾有过“惕隐”这样一个官号,可独立处理“生女直”宗族事务。

督 《金史·百官志》:镇抚边民之官曰“秃里”。笔者以为汉字“督”的原始读音就是“秃里”,本义是“监察镇压”,是官名。

驴 驴原产于亚洲北部草原上,象马,但没有马跑得快,它能耐恶劣环境,首先认识驴的必是游牧民族。“驴”是一个形声字,“马”为形,“户”为声,因此最初应读“户”声。而蒙古语驴的读音正是“贺兰”,“贺兰山”本义是有野驴之山,“贺兰”可导出“户”这个读音,由此可见这个形声字开始表达的是蒙古语。

特 会意字,由三部分组成,表达的正是蒙古语“巴特尔”(勇士)的意思,《秦风·黄鸟》:“唯此安息,百夫之特”,正是用其本义。笔者以为“巴特尔”可能是这个汉字的原始读音。

适 《金史·国语解》曰:“安乐”女直语读作“赛里”,笔者以为这是汉字“适”的本义和读音来源。

贷 《金史·国语解》曰:“买到”女直语读作“兀带”,笔者以为这是“贷”这个汉字的本义和读音来源。

岭 《金史·国语解》曰:“阿岭,山”。笔者以为汉字“岭”的原始读音就“阿岭”。

讼 “讼”是“雅言”,象形会意字,意思是许多人同时说话,引申为“争辩”,汉族口语中从不使用。满族语读作“倍申”becen,笔者以为这就是原始读音。

克 《金史·国语解》曰:女直语“牙”读作“畏亦可”,而“克”,象形会意字,甲骨文由表示身体的“尸”和头上画着的三颗牙齿组成,表示咬掉的意思。笔者以为“畏亦可”就是“克”的原始读音,本义是牙齿。

盱 “看见”古突厥语读作“阿盱”asu,这个字汉语口语中不用,说明不是汉语固有的,仅见用于古汉语中,它表达的是阿尔泰语的“看见”。

爵 “大臣”古突厥语读作“吉利”,这个读音应是“爵”的来源。

突 “突厥”西文写作turk,古代突厥语读作“突尔”,突厥语的本义是强有力的意思,而这正是这个汉字的本义。突厥先民崇拜狼(犬),这个会意字也有犬,意思是蒙古包里有一狼。“突尔”应该是这个字的最早的读音

髯 读ran ,古代汉语中指胡须。如今已不用,成了死字,但蒙古语仍然常用,读作“撤合来”。《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称呼耶律楚材从来不直呼其名,而是称“吾图,撤合来”,就是“长胡子”,因为他留着长长的胡须。“吾图”就是“度”,本义就是“长”。就是说不管是“度”,还是“髯”,刚出现时都会是多音节读音,后来才缩音成单音节。

匕 古代突厥语“刀”读作“毕”bi,这是个象形字,古汉语中常用,现代汉语中已不单独使用。汉语口语习惯用“刀”,古人习惯用“匕”。

香 蒙古语读作“桑”,意为“熏香”,而这正是这个象形字的本义。

昆 蒙古语“高山”读作“昆”,如“额儿吉涅昆”(即“额儿古纳山”),而这正是“昆”的本义。

玉 玉蒙古语读作“哈须”,快读即成“玉”。

狮 阿尔泰语全都读作“阿师儿”arsl,中原汉地原不产狮子,狮的读音必然是外来的,因此可以推定狮是由“阿师儿”单音节化而来。

冠 蒙古语读作“固姑”,帽子的意思,表示帽子的“冠”只在古代汉语中出现,汉语口语不用。“冠”表达的显然是蒙古语,原先可能读作“固姑”二个音节。

尊 满洲语读作“额真”ejen,主子的意思。“牛录额真”,牛录之长的意思,应是汉字“尊”读音的来源。

恭 这个字出现非常之早,蒙古语同样的意思,读作“昆仑”。“昆仑(恭)汗”是蒙古人送给努尔哈赤的称号,因为小看了努尔哈赤,被他弃之不用。笔者推测甲骨文“恭”早先可能读作“昆仑”两个音节。

固 蒙古语读作“汪古”,守护,保护的意思(汪古部:一个为金国守卫长城的蒙古部落),而这正是“固”的本义,汉字读音从“汪古”缩音而来。

都 汗廷所在地蒙古语读作“斡儿朵”ordu,应是汉字“都”的来源。

汉字读音这种向单音节的演变不会是短时间里完成的,肯定是一个漫长历史过程,可能持续了上千年。

更多的汉字实例,还有所谓的“国粹”分析:

黑 蒙古语读作“哈拉”kara,快读即成“黑”音。同义字“乌”则可能是汉语固有的,吴越方言黑都读作乌。

高 蒙古语读作“也高”yeke,地位高等的意思,yeke khatun(皇后),地位最高的夫人,而这正是“高”这个象形字的本义,汉语中“高”已经移作度量概念,舍弃了“尊贵”本义。

自 古突厥语读作“乌自”oz,用作自我的代词,正是象形字“自”(象形鼻子)的本义,但汉语已舍弃其本义移作他用,这个汉字显然是说古代突厥语的人创造出来,原来表达的是突厥语。

技 古代突厥语读作“乌兹”uz,意思是“能巧的”,读音已经显示出这个形声字的古音来,原先可能读作“支”(乌兹),应为声旁是“支”。

估 “尺子”古突厥语读作“乌尔估”ulgu,这个汉字的本义就是尺子,后来才把它用作行为动词。

临 古突厥语读作“雅临”yarin,“明天早上”的意思,正是会意汉字“临”的本义,就是说“临”原先应读作yarin。

失 古突厥语读作“啦失”ras,损失的意思,正是汉字的本义。

兑 “说”古突厥语读作“堆”te,而这正是甲骨文“兑”的本义,说的意思。这个读音和本义并不出现在汉语口语中,明显是外来的。

多 古突厥语读作“图罗”tolo,意思是“满”,而这正是象形会意字“多”的原义,快读即成“多”音。

言 古突厥语读作“以尔”yir,意思是歌曲或话语,正是象形字“言”的本义,就是说“言”原先可能读作yir。

野 古突厥语读作“以耳”yil,意思是土地,正是“野”的本义。

冉 古突厥语读作“哦啦”orla,慢慢升高的意思,对应的汉字是“冉”,此字只在古汉语中出现,汉语口语不用,明显来自突厥语。

空 古突厥语读作“空口”kok,天空的意思。

愿 古突厥语读作“依愿”iyin,“愿望”的意思。

阴 古突厥语读作“衣尔”ir,山的北面的意思。

下 古突厥语读作“阿丝拉”asra,“在……的下面”的意思。

谁 古突厥语读作“克虽”kisi,人们的意思,突厥语用作的指称代词。而“谁”这个字原先的确不是疑问代词,而是指称代词。

卉 “花”满洲语读作“噢尔会”orho,对应汉字是“卉”,汉语口语不用,就是说习惯用“卉”指称花草的人说古代满洲语,或者说这个字是他们创造出来,表达的是古代满洲语。

再来看看我们的“国粹”,那些天干地支,十二生肖的读音,古代突厥语读音明白无误地指向汉字的本义:

乙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乙儿”ir

丙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匹”pi

丁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替”ti

辛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生”sin

癸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快”kui

鼠(子)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库斯库”kusku

牛(午)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午得”ud

猴(申)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杯申”bicin

鸡(酉) 对应的古突厥语读作“泰奇区”taqiqu

“国粹”从何而来显示出来:如果一个钱包有两个失主,一个失主能说出钱包中钱的数目,另一个却不能,那么,这个钱包应判定给谁不是很清楚了吗?汉字的本义犹如钱包中钱的数目!

汉字今天的读音与缩音后的古代阿尔泰语读音相比出现一些微小的差异可以这样理解:

一种语言广泛分布之后会出现方言化,阿尔泰语方言众多,远古阿尔泰游牧民族不断入主中原,我们无从考证造出这些汉字的统治者们是何种方言,汉字在数千年的传承过程中其读音也会出现一些变化,因此只要读音近似就可以推定两者之间存在渊源关系。